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
国家信息中心|新疆电子政务|新疆发展改革
首  页 公告通知 走进新疆 发改要闻 投资新疆 经济分析 政策法规 发展规划
体制改革 扶贫工作 新疆风采 领导讲话 信息专报 民生工程 关于我们
 
当前位置: 首  页>>信息专报>>正文
永不消逝的“移动界碑”
2018-05-02 13:28   审核人:

 

——帕米尔高原上的守护

 

  一句诺言可以守多久?对于极为守信的人来说,可能是一辈子。然而,对于生活在新疆帕米尔高原深处的买买提努尔 · 吾布力艾山一家来说,却是一门四代。因为一句“我们人在哪里,国界线就在哪里,一定要守好”的“祖训”,他们如同永不消逝的“移动界碑”,在边境云端整整守护了68年。

  “不能让界碑移动哪怕1毫米!” 

  买买提努尔 · 吾布力艾山的家在海拔4100多米的木孜阔若通道入口,这里地处新疆帕米尔高原腹地,是通往塔吉克斯坦、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要道。

  68年来,这个普通的柯尔克孜牧民家族共出了17位护边员。父亡子继,兄退弟续,他们一代接一代传承“祖训”,守护着祖国最西部的边境线。

  祖父珀默勒 · 多来提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代护边员,他曾告诉孩子们,新中国成立时,木孜阔若通道只有三四户人,自己那时就经常配合解放军进行边境管控工作,战士们也经常吃住在他的毡房里。当时,解放军交给他的任务是:不能让界碑移动哪怕1毫米!“我们人在哪里,国界线就在哪里,一定要守好!”

  从此,这句话就成为“祖训”,开始在这个家族传承下来。珀默勒要求子孙们谨记在心、代代相传。此后,珀默勒的子孙们再也没有离开过木孜阔若通道。

  1952年,买买提努尔的父亲吾布力 · 艾山正式成为护边员,一干就是28年,直到疾病缠身才被迫下山。

  1980年,接父亲的班,买买提努尔的大哥塔吉丁 · 吾普尔成了护边员。

  当时护边员不但要掌控边境信息,还要看护一个物资库。物资库位于边境线附近,两间地窝子住人,一间存物资,5个人值一个月班回家休息一天,遇到大雪封山断粮,只能把纸条绑在狗的脖子上回去报信。

  1989年的一天,连续值班的塔吉丁在山里实在待不住了,就找了个断粮的借口,留1人值班,带着3个伙伴跑回了家。没想到刚到家就被父亲一顿暴揍,当天就把他“踹”了回去。

  父亲责备他说:“你怎么敢把边境扔下就下山了!”

  塔吉丁说:“我实在闷得受不了了。”

  父亲说:“那我教你抽烟吧,在那里可以抽烟解闷。”

  后来为儿子身体考虑,父亲劝他戒烟。但是塔吉丁说,当初是你让我抽的烟,我不戒!

  住在无人区,与外界断联、寂寞、危险、淹没一切的暴风雪、年过30岁无法结婚……从17岁起,塔吉丁最青春的岁月在执勤点度过,身体也垮了。

  “我夺走了大哥最珍爱的东西” 

  1997年,买买提努尔接了塔吉丁的班。那一刻,他泪流满面:“做护边员是我从小的梦想,可是,接过了棒,我却感觉夺走了大哥最珍爱的东西,很难过。”

  如今,42岁的买买提努尔已巡边20多年,他熟悉这里的每一条沟、每一座山,身上的每一道伤口也都是故事。

  2002年冬天,在一次巡逻中,买买提努尔攀爬悬崖时,脚趾被尖石割了一道深深的口子,他就瘸着脚继续巡边。8天后,脚化脓了,连路都走不成了,才下山去看。医生把他骂了一顿:“你们山上的人就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,命都没了还怎么护边!”那次,医生给他缝了5针,一个多月才好。

  买买提努尔的妻子布加那提 · 卡玛力说,只要丈夫晚上去巡边就把手机放在枕边,不停地打电话;有时候实在受不了那种担心,就缠着一起去。

  一天经历四季,缺氧,高寒。这里,几乎所有的护边员都患有偏头疼、心脏病、关节炎、高血压,20多岁就开始掉牙。买买提努尔患关节炎已10年,最近两年腿脚愈发不听使唤,开始担心自己护边的日子到了头。

  “守护住了边境,就是守住了国门,守住了家” 

  “你为啥不下山?”很多人这样问。

  买买提努尔红了眼,说:“我的家在这里,守护住了边境,就是守住了国门,守住了家。对国家忠诚、回报国家是祖辈们的传统,国家把边境交给我们,我们就要守好她。一辈子可以做好一件事,我觉得值。”

  2008年,买买提努尔的侄子阿不都克里木 · 米曼见到护边缺少人手,就放弃上高中,回来做了一名护边员。他和家族里的其他护边员一样,忠诚、勇敢、肯吃苦,经受住了暴雪严寒、稀薄空气、崎岖山路、凶残暴徒对生命的威胁和考验。

  2014年冬季的一天,3名边防战士在巡边时突遇暴风雪,被困山中。阿不都克里木和4个护边员前去救援。夜里雪下得特别大,什么都看不清,他们就沿着山谷往山上走,跌跌撞撞,走了3个小时才找到被困者。

  经过5个小时与暴风雪的搏斗,被困的战士终于被成功救回,但是5名护边员的耳朵和手脚被严重冻伤。“当时耳朵能有两个大,像两团火在烧,手脚上的皮都掉了,血淋淋的,长皮的时候痒得睡不着。”阿不都克里木说。在护边的年月里,阿不都克里木遭受这样的冻伤就有两次,买买提努尔则有十几次之多。

  木孜阔若通道所在的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被称为“万山之州”,生活在当地的柯尔克孜族人口不足20万人,却涌现出上万名护边员。他们和买买提努尔一样,在上千公里的边境线上穿梭往返,用热血和忠诚守护着西部边关。

  国家没有忘记他们:护边员的补贴从每月100元,涨到去年的每月2600元;新疆克州边防支队苏巴什边防派出所给护边员配了巡逻摩托车;阿克陶县为边境一线的护边员免费盖了新房,孩子们可以在县城免费读书……买买提努尔年迈的父母已下山定居,护边再无后顾之忧。

  寒风再起,帕米尔高原纵横千年的沟壑深谷间,买买提努尔和几个护边员骑着摩托很快消失在天际线,扬起的尘土串成音符,在湛蓝天空慢慢散去……

关闭窗口
 

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办
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信息中心承办
信息服务:0991-2817997
新ICP备12001288号-4
今日访问量:
总访问量: